小彪的家門上,貼著警方的封條
小彪的奶奶稱,小彪曾被綁在窗戶的鋼條上被體罰
  四川新聞網達州10月20日訊(記者陳連波) 10月18日下午,達州市大竹縣白壩鄉10歲男童小彪慘死家中,目擊者稱其體無完膚。其生母曾向警方表示,此前一天的10月17日下午,曾對小彪進行體罰。四川新聞網記者今日前往事發地採訪時,從警方處得知,目前案件正在調查之中。
  10歲男童慘死家中,死前曾遭生母體罰
  今日,四川新聞網記者在大竹縣白壩鄉明月村的一個農家小院里看到,一棟兩層小樓房的門上,貼著一個公安機關的封條,樓內空無一人。18日下午,10歲的小彪被髮現慘死在這棟樓內;而這棟樓,也正是小彪自己的家。
  在樓前的院壩里,小彪的奶奶莫清秀告訴四川新聞網記者,她和老伴住在旁邊一棟破舊的平房,並沒有和兒孫住在一起。10月18日下午2點鐘左右,莫清秀正在家中照顧生病的老伴,她的大孫子小川突然哭著跑過來告訴她,“奶奶,彪兒死了!”突如其來的噩耗,讓老兩口悲慟不已。
  由於過於悲痛,老兩口並沒有立即去看孫子的遺體。莫清秀回憶說,18日下午4點多的時候,警方趕到了現場;隨後不久,小彪的父母和哥哥小川被警方帶走接受調查,小彪的遺體也被帶走進行檢驗。
  事發後,大竹縣白壩鄉明月村計生專乾楊某曾與民警一起進入到現場。據他介紹,進入小彪家的卧室後,看見小彪被平放在床上,蓋著一床棉被,床邊擺放了一具小型木棺。小彪的父母、哥哥以及來送棺材的木匠此時都站在床邊。
  當民警揭開被子,脫下孩子的衣服,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驚獃,“孩子從胸部以下至雙腳背部位的身體全部呈紅色,身體上沒有完整的皮膚。就像是被拔毛後的鴨子。”楊某說,小彪的母親當場向民警解釋,17日下午4點多鐘,她將兒子找回後曾實施體罰。
  小彪是否因體罰致死,據當地警方介紹,目前案件正在調查之中。
  9歲輟學,家人多次將其從派出所領回
  “他和他的哥哥,是他媽媽和原來的男人生的,後來和我兒子結婚時帶過來的。”莫清秀告訴四川新聞網記者,小彪的母親郭秀琴和自己的兒子是在打工時認識的,婚後又生了兩個孩子,“彪兒過來的時候才1歲半左右,我帶到5歲。後來,就是他媽媽自己在帶了。”
  “大概在8歲的時候,便聽人說,這孩子在外面小偷小摸,還經常上網。”莫清秀說,小彪還經常不回家,更是有過兩三個月不回家的情況,每次都被家人從網吧找回。雖然只有10歲,但家人到派出所領他回家,卻已經記不清多少次。前不久,莫清秀還聽說,小彪曾因為偷竊一所中學學生的東西,被人埋在沙坑裡,僅露出頭部,險些被活埋。當地村民陳某表示,也曾聽說過此事。
  莫清秀說,去年下半年,小彪曾被送到觀音鎮中心小學讀三年級,但只讀了兩個多月,就時常蹺課去上網。有時為了避免被家人發現,還獨自乘車去10多公裡外的周家鎮上網。家人不得不將他接回家來,9歲的小彪就此輟學。
  莫清秀還告訴四川新聞網記者,小彪的哥哥小川今年14歲,也不“聽話”,早在一年多以前便已經輟學。兩年多以前,小川曾在鎮上偷了一輛摩托車,自己騎到周家鎮,以100元的價格賣出。後來,小川被警方抓獲,送到工讀學校矯正了一年多時間。
  “這樣不聽話,早晚要吃虧。”莫清秀表示,每次小彪被找回家或者從派出所領回來,自己都會如此教育孫子。
  母親管教嚴格 曾用繩繞脖子將兒子綁窗上
  “他媽媽下手太重了,我們老兩口看不下去,勸一下,就連我們一起罵。”莫清秀告訴四川新聞網記者,由於小彪不“聽話”,郭秀琴經常打他,左右開弓打耳光,棍棒打,腳穿皮鞋踢打,“反正抓到啥子就是啥子,手邊有什麼,就拿什麼打。每次從外面找回來,都免不了一頓毒打。”
  最嚴重的一次,莫清秀稱,小彪曾被媽媽用繩子在脖子上綁了三圈,套在窗子的鐵欄桿上進行體罰。莫清秀和老伴都不敢上去勸,只得央求鄰居張大爺幫忙。張大爺找來其他鄰居將郭秀琴拉住,才將小彪解了下來。
  10月16日下午,小彪被郭秀琴在一家網吧內找到,強行帶回家。莫清秀記得,小彪在到院子里時,腿已經一瘸一拐的了。自己只能偷偷張望一眼,也不敢多說。10月18日下午2點,得知小彪的死訊,莫清秀驚嚇之下,不停追問小川其死因,但小川只是低著頭,什麼都不肯說。
  採訪中,附近多位村民均表示,都曾聽說過小彪平時小偷小摸的行為,也曾目睹或耳聞其母親教育小彪的方式。從觀音鎮前往小彪家的必經之路路邊的一位大媽稱,經常看到郭秀琴找到小彪後帶回家,路上還不停地打罵,“一路上把手牽得緊緊的,生怕小彪趁機跑掉。”
  老師稱“挺聰明”,提倡“說服教育”
  在大竹縣觀音鎮中心小學,四川新聞網記者見到了小彪曾經的語文老師首老師。雖然僅僅只教了小彪兩個月,但首老師對小彪依然記憶深刻,並對小彪死亡一事感到很惋惜,“挺聰明的,平日里也比較聽老師的話,參加老師安排的勞動很積極。”
  據首老師回憶,小彪之前在白壩鄉的一所村小讀書,去年9月份才到她的班裡讀書,上的三年級。剛開始的一個月,小彪天天都來學校上學,但是作業完成不好,字也寫的不好。一個月後,小彪便開始三天兩頭地逃課,首老師便給小彪的母親打電話;第二天,小彪的母親會送他到學校上課,但過不了兩天,又不見了人影。
  兩個月後,小彪連續一周沒有到學校上課,首老師給他的母親打電話詢問情況,“她說,在一個網吧內找到了小彪,但是在回家的途中,一下摩托就又跑掉了。”從此,小彪再也沒有出現在課堂上。後來,首老師偶爾會從其他同學的口中得知一些小彪的消息,但多是聽說他在外面小偷小摸的事情。
  首老師告訴四川新聞網記者,有一次上課,看到小彪的手臂上纏著一大圈紗帶,以為小彪自己不小心摔傷。誰料,小彪坦承,自己手臂上的傷是被家長打的,這讓首老師驚詫不已。對於小彪突然死亡一事,首老師表示有所耳聞,並表示很是惋惜,“家庭教育,個人提倡採取說服教育好。”(文中未成年當事人及其母親為化名) 來源:四川新聞網
(原標題:大竹10歲男童慘死家中 事前一天曾遭生母體罰)
創作者介紹

寫故事

ihmhidukanrnr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