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金陵晚報記者 楊婧
  “我的想法是帶著她,開著那輛不好不壞的車,去邊疆的少數民族,穿遍他們的特色婚禮服,照特色的婚禮照,順便看看當地的風土人情,吃吃當地特色小吃。”最近有位南京網友的帖子紅了,這位名叫江水平的裝修公司老闆,正和結婚十二年的老婆補一段最有意義的蜜月之旅,為的就是彌補當年裸婚沒穿過婚紗的遺憾。
  想穿婚紗 只為彌補當年遺憾
  46歲的江水平老家在河北,12年前娶妻子桑媛媛進門,才結束並不富裕的北漂生活來到南京打拼。他還記得,當年婚禮在北方老家辦的,年輕美貌的妻子花60塊錢買了件紅棉襖就進了門,沒車沒房,現在看來是標準的裸婚。
  來南京後,江水平開了家裝修公司,越做越大,這幾年事業也算小有成績。“這麼多年,每次參加親戚朋友的婚禮,看見那些新娘穿著婚紗走紅地毯,老婆就會艷羡,回家要跟我感嘆好久。”他看在眼裡,記在心上,一直想著怎樣彌補。本來他也就想著帶老婆去巴釐島,跟年輕人一樣,穿白色婚紗補拍婚紗照。一位朋友隨口說了句,“你家老婆的臉形更適合少數民族服裝,穿婚紗不如民族風效果好。”
  他這才有了去少數民族拍特色婚禮服照的想法。今年端午節,他和老婆開著一輛SUV從南京出發,一路經過安徽、湖北、湖南、貴州、雲南,已經找到十幾個少數民族的傳統婚禮服完成拍照,這會正在西藏墨脫附近,計劃全程要走15000-18000公里。
  最複雜婚禮服三個人穿了半小時
  雖然提前做足了功課,把雲貴川藏一帶少數民族的情況查了個遍,但是真正上路,江水平才知道要找到少數民族聚居的村寨都不容易。一般他會先去少數民族自治州,打聽到具體的區域,然後開車前往當地的村鎮,最後去當地問飯店、旅館的人,瞭解具體的村寨在哪裡,進了村也不一定就能找到婚禮服,但是大多數少數民族原住民都很友好,不僅找來禮服,還找來專人幫忙穿上,甚至會舉行一場特殊的婚禮儀式,還特意有人扮演媒婆和伴娘,讓他和妻子感動不已。
  他最喜歡的是水族的一套婚禮服,雖然樣式是很簡單的藏青色上衣,但是頭上和脖子上戴了很多銀飾,樣子特別獨特,妻子穿上特別漂亮。最特別的是這裡結婚要舉著一把破紅傘。當地人說是故意做成這樣的,因為女兒出嫁,和娘家就一拍兩散了,還有個說法是當地年輕人有唱山歌自由戀愛的習俗,破傘就是在對山歌時候撕破的。
  最複雜的一套禮服是愛尼族的,這個民族的服裝特別精緻,由族裡的老人自己種棉花、自己織布做成的,做衣服就花了整整一年。穿起來也不是件容易事,三個“伴娘”穿了半個小時才穿好。他介紹說,帖子里有一些比較紅艷的禮服多為在景點拍的,雖然顏色鮮艷,但只有穿過才知道,只有原住村寨的原生態禮服最為精緻,真正的手工土布,捧在手上都會覺得特別有質感。
  下一站,拉薩
  進入藏區之後,一路更加艱難,昨天江水平一直尋找傳說在全中國只剩下2000多人的珞巴族,進入深山路非常難開,四處都是碎石,80公里的路程開了6個小時,但是最終抵達墨脫縣城的時候,發現民俗服裝極其難找,大街上滿是漢化的服飾,最終只有無功而返。這並不是最差的情況,之前他在香格裡拉的巴拉格宗大峽谷地區開了幾十公里,最終發現這裡已經沒有少數民族村落。幾處寨子走下來他也深深感嘆少數民族民風的淳樸,他們正在迅速的漢化,年青人已經很少有人願意穿本族傳統服裝了,更別說做了。
  這不是最艱難的時刻,幾天前進藏之後,最大的障礙是呼吸困難,動作大一點就喘,點煙都喘;晚上妻子又劇烈頭痛,哭了一鼻子,說想家想女兒,可當他說那就不找那幾個民族時候她又不肯,還是堅持完成心愿。最動心的依然是沿途景色,大自然的種種神奇全部展現在眼前,由於大多數時間都不是去景點,途中意外的風景經常讓他感動。
  最意外的是,進藏途中還在公路上遇到一對來自南京的夫妻騎摩托車進藏。“他比我們還勇敢!”不過已經完成6000公里跋涉的他下一站準備去拉薩,然後開車從四川回南京。經過短暫休整之後,今年暑假他和妻子還會帶上女兒出發,去黑龍江、廣西一線,完成第二次的蜜月之旅。  (原標題:如今要帶老婆去把民族婚紗穿個遍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hmhidukanrnrx 的頭像
ihmhidukanrnrx

寫故事

ihmhidukanrnr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